杨国华却对施工方的说法并不认同

2020-01-15 19:19

记者就此疑问向事故的两个相关部门了解情况,却听到了不同的声音。

尽管事故在短时间内得到了处理,并且无人员伤亡,但周边市民不禁都要问:究竟是怎样的施工操作,造成了这样严重的燃气泄漏?泄露的燃气到底有多少?

然而,燃气泄漏的影响并未就此结束,杭州天然气有限公司输配运行分公司的杨国华经理表示,当天之江路、姚江路、中河路和秋涛路合围区域内大部分用户使用天然气受到影响,春江花月小区、凤凰北苑、凤凰城广场、太和广场共计44幢,共1987户人家停气,另外,附近写字楼里的12家公建用户也受到了影响。

杨国华说,此前公司有和施工单位出具需要进行安全监护手续的告知单,但是对方签字后,却迟迟没有来办理监护手续。

不过,杨国华却对施工方的说法并不认同。杨国华认为,施工方人员口中图纸标注的管道位置并不是挖破管道的实际所在之处,“泄漏点的燃气管道设计和施工都符合国家标准,因为这段管道埋位较浅,我们在管道上方还加了12厘米厚的混凝土盖板。他们说的1.2米的管道埋深,应该是施工完成、管道改迁后的埋位。”

对此,杨国华说,昨天上午对这条燃气管道进行施工,施工单位并没有提前知会燃气公司,也没有办理相关的安全监护手续。

根据《杭州市燃气管理条例》,在天然气管道上做任何施工都必须在监护下进行,燃气公司会对施工安全进行评估。评估后,燃气公司会告知其能不能施工、怎么施工才安全。

而在此期间,交警对周边交通实行了管制,设立两道防线,分布于钱江四桥二层北口、之江路飞云江路口、秋涛路飞云江路口、姚江路钱江路口等,禁止车辆进入。

而就在前天,负责该施工工地管线的燃气管道安全监护员还就此次出事的管道和施工人员进行过沟通。“当时施工人员表示,8月28日不会对这段管线施工。”杨国华说,所以,昨天早上事故发生时,这位燃气管道安全监护人员并没有在场。

9点55分,燃气公司也到达现场并开始抢险,成功在10点20分关闭阀门,切断了气源。

在现场负责抢修的杨国华称,在挖掘机挖破管道后,挖掘工并没有当即停止机器操作,反而是立刻将机器拔离管道,并且撤离。“如果机器当时不拔离管道,燃气不可能产生这么大规模的泄漏。此外,这其实还是个非常危险的操作,机器抽离管道的过程中会发生摩擦,很可能产生火花,真的这样的话后果就不堪设想。”

那么,施工方和燃气管道管理方为何会如此“不默契”?在施工开始前,双方到底有没有进行过充分的沟通?

事发时,凤凰城小区的保洁员李阿姨正在9楼做清洁工作,“当时我听到一声响,还以为是谁家在放烟火。”李阿姨一开始并没有在意,“不过后来我闻到一股臭鸡蛋味,就感觉不对了,于是准备坐电梯离开,却发现电梯里挤满了人,居民们都开始撤离了。”

中午11点15分,检测显示周边燃气浓度达到安全范围,不少撤离的居民慢慢返回;11点40分,道路管制解除,飞云江路和钱江路路口车辆逐步恢复通行。

凤凰城小区也在事发地附近。负责停车收费的保安黄师傅当时正坐在小区路边,“没一会儿,那股烟就飘升到和附近的大楼一样高了。后来风向变了,我们小区21楼的居民和我说,家里闻到了好浓的臭鸡蛋味。”

除了凤凰城小区,周边社区和写字楼里的人员也都被疏散了。上午10点多,记者看到,距离燃气泄漏点最近的一家杭州银行已大门紧闭;钱江路上的不少银行和商店里,人员也是寥寥无几;赞成·太和广场里的不少上班族告诉记者,公司已经临时决定放假。

事发后,工地施工单位中铁隧道集团立即将事故情况报告给消防部门及杭州市燃气集团、杭州市地铁集团。此后,上城区、消防、城投、燃气、地铁集团等部门有关负责人立即赶赴现场组织抢险,疏散周边群众,并布置警戒线。

而对于燃气公司方面的说法,施工方回应称,他们不会违规施工,并且有文件证明,有关此次事故的原因还需等待相关部门调查。

杨国华说,因为救援时有水进入天然气管道,需要进行抽水处理后才能对破损管道做进一步修理。

赞成·太和广场8号楼紧挨着事发地点,两者距离不到20米。在8号楼24楼上班的许先生看到窗外天空的颜色渐渐变黄,心里感到一阵奇怪,便走到窗边俯瞰,“有一股浓烟,还有一股燃气的味道,这烟不对劲!”许先生赶紧喊上同事准备往楼下撤离。

据施工方工作人员称,尽管他们此前也遇到过施工后发现管线实际埋深与图纸标注不一样的情况,但这次的误差竟然有将近1米,当挖掘机刚刚破除地面硬层后,在离地面0.3米的位置,就碰到了这根管道,“这根管道埋得太浅了,覆盖不到位。”

昨天上午,事发地附近的市民,都被这股瞬间腾起的、伴有臭鸡蛋味的燃气浓烟吓出一身冷汗。

昨天上午9点33分,杭州地铁4号线南星桥站建设工地在进行地下连续墙导墙施工时,挖掘机不慎挖破直径为300毫米的中压燃气管道。泄漏而出的燃气夹杂着泥土向上喷射,行成一个灰黄色的气柱,冲到约20层楼高的高度,现场弥漫着刺鼻的臭鸡蛋味道。

据了解,根据相关安全条例,燃气管道上方是不允许重型机械施工的。那么此次施工是否违规呢?

据了解,在此次事故中泄漏的燃气量可能达到上万方,换算下来,相当于50户人家一年的用气量。而这么多的燃气,正是通过管道上一个直径将近100毫米的破口跑出去的。

事发时正在钱江路飞云江路路口附近做产品推广的朱先生称,当时他突然听见“砰”的一声响,这声动响并不大,但一团灰黄色的浓烟迅速升了起来。

在施工工地现场,施工方中铁隧道集团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条燃气管道确实有被标注在地铁站建设的图纸之上,然而根据图纸上的标识,管道的埋深应该是1.2米,“施工时通过定点,我们知道有这条管道的存在,所以准备先采用机器破除地面硬层0.3米,然后再进行人工手挖的方式,对管线进行改迁。”

而据燃气公司方面的说法,在地铁4号线施工前,杭州天然气公司就已经跟对方交过底,告知对方天然气管线的情况,并出示过相应图纸,也做好了管线保护措施。